免费咨询:010-62327888

家族传承

北京百恩律师事务所 > 家族传承 >

80后90后,有多少婚姻是被父母搅和掉的

时间:2017-07-20    浏览:

随着80后90后越来越多地成为离婚案件的主要人群,我逐渐发现一个现象,这些人群的父母对子女婚姻干扰过多、参与过多,成为子女离婚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我单提80、90后,不提其他年龄段的呢?因为只有80后90后两代人是纯粹的独生子女,从小娇生惯养的居多,很多人从小到大,一直活在父母的羽翼下。

 

这会导致两个问题:


一个是普遍不会做家务


第二个是有些人甚至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这两个现象的产生本来就源于父母的溺爱,反过来这两个问题的存在,又恰好给了父母继续控制子女、参与子女婚姻的借口。

 

可能有人觉得我偏激了,就算是父母再溺爱独生子女,可是绝对达不到故意“搅和”子女离婚的地步,因为在大家的内心,有这样一个准则“天下的父母都是爱孩子的”,至少自己的父母是爱自己的,那爱自己的父母,怎么能不希望子女婚姻幸福呢?

 

其实不见得所有父母爱孩子的方法都是对的,也不见得所有父母从“潜意识”里都希望子女的婚姻幸福。


先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吧。

 

这是一个在我的童年,亲眼所见的、对我影响深远的案例。我有个姑姥(我妈妈的姑姑,就住我家一个胡同,我小时候天天跑过去玩),姑姥家有个老舅,姑姥特别宠爱这个小儿子,因为老舅智商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差,也没有稳定工作,找对象成了问题,一般好姑娘不爱嫁给老舅。


直到有一次有人给老舅介绍了个姑娘,两个人一见钟情。在我儿时的印象中,舅妈个子很矮、耳朵前面有一堆多余的肉,不太好看,但智商绝对在老舅之上,关键的是她也挺爱老舅。


于是两人结婚了,和姑姥一起居住,我为什么没提姑老爷呢,因为这个人物在这个家庭中,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被姑姥骂,姑姥和姑老爷是包办婚姻,姑姥一直相不中姑老爷,他们多年来都不在一个屋里睡,直到老舅结婚前,姑姥一直是跟老舅在一张炕上睡的。


老舅和舅妈结婚后,两个人互相挺满意,老舅看上去比单身时快乐很多,也开始去找工作挣钱了。


姑姥却对舅妈横挑鼻子竖挑眼,舅妈需要干所有的家务活,但凡舅妈敢指使老舅帮点忙,姑姥就在旁边骂舅妈懒,但凡舅妈和老舅稍微一亲热,姑姥就生气,嘴里边嘟囔“呦,我好不容易养了个大儿子,好嘛,成了给你养活的了”。


舅舅的孩子出生后不久,舅妈得了严重类风湿病,严重到手指骨变形,膝盖等关节也受影响,需要不少钱来治病,姑姥不肯给掏钱,病不能再拖了,舅妈只好向娘家要钱治病,要来钱自己给自己熬中药喝,有一次不小心没看好锅把中药熬胡了,我们都知道胡了的中药是不能吃的,舅妈想把中药倒掉,姑姥狂骂舅妈败家。


这件事情成了舅妈决定离婚的导火索,后来舅妈毅然决然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再也没回来。老舅从此魂不守舍的,完全变了一个人,工作也不干了,天天喝一斤多白酒,还动不动和姑姥发脾气。姑姥看上去倒是非常开心,似乎又找回了儿子结婚前的感觉,因为儿子又完全属于自己了。


老舅今年快五十了,舅妈走了以后他再没结过婚,无业一辈子(除了跟舅妈结婚的那两年),酗酒半辈子,与姑姥共同生活了一辈子,几年前姑姥去世了,听说看老舅的身体状态,他似乎也马上就要追随姑姥而去了。

 

小时候的我,不懂太多,就只是觉得姑姥挺坏的、老舅和舅妈都挺可怜的。因为胡同里的人都说,要不是姑姥搅和,老舅不至于光棍一辈子。长大后,我才开始分析,姑姥的潜意识里到底在想什么?

 

姑姥不爱姑老爷,就将爱都转移在儿子身上,在儿子已经成家后,她将儿媳妇当成和她抢儿子的敌人,所以,她巴不得看到儿子和儿媳妇吵架、甚至离婚,因为这样,儿子就会反过来寻求妈妈的安慰,母子关系就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姑姥和老舅的案例,是个比较极端的案例,虽然老舅属于60后,却仍然由于被母亲严重干扰,而失去了妻子和孩子。

 


我们再举一个眼下最平常的案例,就说我自己吧。


80后,就是不会做家务的典型人物。因为我小的时候,一个“学习好”的优点就盖过一切缺点了,在我妈的概念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所以我不爱洗碗、不爱拾掇屋子,最重要的是我内心对家务活一直有一种排斥,我甚至觉得凭我的智商、能力,做家务劳动这种低端的工作,有点屈才(原谅我的偏激),后来尽管我读了很多改变我观念的书和鸡汤文章,但我仍然无法在干家务的过程中找到乐趣。

 

我老公更不用说,从小到大没自己动手洗过衣服,唯一会做的饭是方便面,好在他有个优点,也从来不嫌弃我不会做家务。

 

我们从结婚到现在,抵挡过无数次双方老人以家务活为切入点的干预,双方家长,均以帮忙做家务为由,想决定我家的一起事务:小到我家用什么样的垃圾桶,我家的菜板放哪里,擦地毛巾怎么摆放,大到我家要不要请小时工,要不要请保姆,孩子是我自己带还是父母带。

 

好在我和我老公,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多次屏蔽掉了老人们的意见,总算是牢牢把握了家庭主导权。

 

一开始,我的拒绝,难免遭遇父母的疯狂抵抗,例如我爸,因为不满我请保姆和我自己带孩子这件事情,多次大喊大闹,不过在我的长期坚持下,现在我爸知难而退了许多。

 

其实支持我一直坚持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我宁愿请保姆,也不想对他们背负感激和愧疚的感觉。

 

因为,我在办理离婚案件的过程中,见过很多次当事人的父母跟我抱怨这样的话题:“这几年在他们家里,我什么活没干?就连儿媳妇(或者女婿)的袜子内裤我都帮忙洗了,可是这个儿媳妇(或女婿)竟然这样没良心”。


我作为倾听者,同情老人的同时,我的内心却总忍不住产生这样的疑问:“您帮这些忙,真的是儿媳妇(或女婿)求您帮的吗,说不定人家从一开始就不希望您来帮忙呢”。

 

在这样的老人的思维里,我一定要极尽所能地为你们付出,这样你就会对我有所亏欠,那如果我们的关系出现了任何问题,因为我是好人,我付出很多,所以当然都是你的错。殊不知,这样的“好人”婆婆或丈母娘,让多少儿媳妇和女婿喘不过气来。

 

再举一个案例。


前几天,我接到这样的咨询电话,一个挺能干的事业型女孩,说“于律师,为了跟我公公分开过,我也要离这个婚,我实在忍受不了我公公了。如果离婚后达到了让我公公回老家的目的,我可以悄悄和我丈夫复合。就算复合不了,离也就离了,我认了”。

 

她丈夫是凤凰男,家里千辛万苦供他读书,她丈夫一直觉得要报答父母,怎么报答呢?今后混好了,在北京个大房子,然后接父母来北京一起住(呦,这话熟不熟悉?我似乎听好多男的都这么说,请问今后你的家,是你一个人的家吗?你经过你媳妇同意了吗?)。


后来,他们买房了,她丈夫就真的接父母来住,男方父母一住就不走了,认为住在儿子家里,是天经地义的。这位公公是个年轻时郁郁不得志的人,一点不顺心就发脾气,一发脾气就砸东西。


来到儿子家后,公公俨然成了这个家的主人,他的儿媳妇也成了他新的统治对象,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要经他同意,包括孩子穿什么衣服、今天吃什么饭菜,稍有不满意他就暴怒。

 

但这位女士的丈夫,却从来不正视矛盾,采取回避、和稀泥的态度,矛盾严重的时候,他就劝自己的媳妇,忍忍吧,不管怎样那是我爸。

 

后来这个女士,为了少打架,回家就不说话,像合租一样立刻躲进自己的房间,可是沉默依然激怒了她的公公,她公公又一次爆发,认定儿媳妇的沉默就是瞧不起自己的表现。


其实不论这个女性如何做,她公公都不会发生改变,除非她公公自己想要改变,或者大家不再在一起生活。

 

而她的丈夫对自己父亲姑息纵容的态度,其实是这个家庭走向离婚的根源

 


“有些人相信这样的幻想:固守自己的清白、面对坏事,不进行力所能及的面对面的抗争,就可以避免参与邪恶。其实,自己也在做同样的坏事。那些想置身事外的人,和被动服从邪恶的人,不但保持不了清白无辜,反而制造了更多的不公正。”(海灵格《谁在我家》)

 

这是中国儿子常常干的事情——沉默、回避。


以为不面对这个矛盾,矛盾就自然化解了。其实他媳妇的情绪如果得不到化解,她内心是不会忘记的,说不定在哪次发生别的事件时,就会再次提起这件事,如果是长期积累下的矛盾,其实更难解决。

 

近年来,无数心灵鸡汤和心理学文章中都告诫我们,不要将亲子关系置于夫妻关系之上,虽然这些对我们的观念有一点点影响,但作用并不大。


因为中国的孝道文化,在几千年来一直教育我们: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孝者顺为先等等。


虽然在这些子女的潜意识里,也感觉到父母的做法欠妥,但实在是儒家文化根深蒂固,即便自己被控制、被约束的不太开心,但考虑到父母毕竟是爱我们才这样做,自己就一次次隐忍退让,同时要求配偶和自己一起忍让。由此,孝道文化常常打败鸡汤文化。

 

标榜孝道的子女,常常认为,自己要为父母的快乐负责。


自己考什么大学,是为了父母快乐;交什么样的男女朋友,是为了父母快乐;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是为了父母快乐;成家立业后和父母住在一起,是为了父母快乐;让父母带走自己的孩子,还是为了父母快乐。殊不知,谁都无法为别人的快乐负责,父母应该自己承担起自己不快乐的责任。

 

渐渐的,子女如果一直想为父母负责,就会活成父母意识上的奴隶。而在子女自己的内心,也积攒着压抑不住的对父母的愤怒,不敢对父母发泄,只能寄托于自己的配偶能当自己的另一个妈妈,理解包容自己,重新安抚自己内在那个受伤的小孩,这样一来给了配偶巨大的期待和压力,夫妻关系也会跟着越处越遭。

 

再来个例子,根据案例略有改编。


有对80后高学历客户离婚,我代理女方,双方都年轻有为,智商很高。两个人吵架的模式,也透漏出高学历的痕迹:女方先发一个邮件给男方,标题是《有关我父母在你家遭受凌辱的几点想法》,正文:第一,第二,最后……。男方回复邮件,标题是《关于你父母和我父母之间矛盾的深入思考》,正文是:收到你的上一封《几点想法》,针对你的第一条第二款,我提出以下反对意见……我同意你的第三条第一款,但是我对你第三条的第二款有异议,因为……。


这篇男方的标题为《深入思考》的邮件,长达二三十页,或者不如说是篇论文。我看完后很多的感想,在往来的邮件中,我能够感觉得到,一开始双方都是很有诚意化解夫妻矛盾的,但双方父母开始参与混战,是最后感情彻底破裂的催化剂。


事情的大概经过是:


女方住在男方婚前购买的房子里(房子很大),孩子一出生,女方父母就过来一起住。后来男方妈妈也一起来住,大家一起照顾孩子。

 

女方父母看到女婿下班天天打游戏,也不帮女儿带孩子,心里早就搓火,有一次女儿和女婿有了点小摩擦,女方的爸妈出来给女儿帮腔,训斥了女婿一顿,这时男方的妈妈看在眼里,憋在心里,这件小事为后来的矛盾埋下伏笔。


不久后,男方妈妈指责女方在家不干家务活,女方说自己是博士,当然不会干家务活,再说家务活有我父母帮忙干,我为什么要干?男方妈妈认为女方连做媳妇的基本规则都不懂。女方家长在一旁听了以后也很生气,心想自己家庭条件虽然差,但是女儿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当然不该做家务这种“粗活”,以上是第二次矛盾。


最后,终于有一次,双方父母参与了混战,纷纷抛出了积攒已久的狠话,男方妈妈说,你们老两口住着我们的房子,凭什么管着我们的儿子,你们光给女儿做饭算什么爱,有能耐当厨师挣钱、给女儿买自己的房子去!这极大刺伤了女方家长的自尊心。女方家长说,我们来帮女儿带孩子,就是因为你们的儿子在带孩子方面一点忙都帮不上,要不然你以为我们爱住在你们家里啊。

以上内容,都是男方在邮件中描述的事实,随后男方在邮件中提出一个建议,能否将双方家长请回老家,咱们请个保姆带孩子。女方坚决反对,认为自己的爸妈就是自己走到天涯海角也要带着,因为没有人比他们更爱自己。后来矛盾无法调和,女方带着父母和孩子,搬出了男方的房子,开始了漫长的离婚诉讼。

 

我曾经假设过,如果当时将双方老人都请回老家,请个保姆带孩子,他们说不定不至于到离婚的地步。有人可能又要反驳我,认为老人带孩子总是比保姆带孩子更好,保姆有可能给孩子灌药了、扎针了什么的,老人是爱孩子的。


对这个问题我这么看,如果请父母帮带孩子,有个前提,父母必须是比较好相处的父母(不论是自己的父母还是对方的父母),不会对小两口的婚姻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如果这个前提满足不了,不如找保姆带,也不要过于渲染保姆的恶毒,事实上还是好保姆更多些。毕竟,小两口的婚姻更加重要,如果就为了坚持由老人带孩子,而严重干扰了小两口的感情,最后导致小两口离婚,反而会给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


案例中,双方老人都参与带孩子,也是矛盾的根源之一,亲家们逢年过节聚个会,一般没什么问题,但是要长时间在一起相处,这是迟早要出矛盾的,就算不出矛盾,也会有一方觉得内心极受委屈。

 

而刚才案例的双方父母,都不懂得这个道理:子女的家不宜常住,要尊重他人的个人空间。


当然了,他们从来不拿子女当“他人”,因为儿子是我生的我养的,那就我属于我的,所以我住我儿子的家,是天经地义的。尤其是如果我儿子的房子还是我出钱给买的,那我更有资格常住不走了。

 


如果你儿子仍然是那个牙牙学语的婴儿,你和你儿子怎么亲密都可以,可是你儿子不仅是成年人,而且还娶了妻子,组建了新的家庭,那你就该适时地退出。

 

很多中国父母正相反,在孩子小的时候没有给予充分的爱和陪伴,在子女长大以后又不懂得分离,甚至还想弥补小时候没给够的爱。


借由“都是为你好”的借口,不断干扰子女的生活以及意识。


似乎不仅自己的子女是无独立人格的(我生了你养了你,你没有我,就个死掉的精虫,所以你必须听我的,你不听我的、跟我顶嘴,就是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是不孝),连自己子女的子女,也是附属于自己的。

 

所以我说,这样的父母别看嘴上说,“只要你们过得好,我们怎么都行啊”。其实在他们潜意识里,是不希望孩子和配偶过的平静的,一听说孩子们吵架了,他们其实特别开心,心里想“你看怎么样,孩子还是跟我好吧”。


这就像小时候三个小孩一起玩耍,其中一个小孩听说另外两个小孩吵架,心里暗暗高兴是一样的。


更有甚者,丈母娘会劝说闺女“回娘家来住,咱们不搭理他,看他来不来道歉”,婆婆会给儿子起哄“这样的媳妇就欠揍,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以后还不上天”。这就不仅仅是无意识地干扰子女婚姻,而是有意识地破坏子女婚姻了。

 

这时候子女的立场很重要,一定要看清父母的本意,如果发现每次将夫妻矛盾告诉父母,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火上浇油,那就要仔细想想,你的父母真的是为了你好吗?说到这里要举一个正面的例子了。


欢乐颂2(第22集)中,我超级赞赏包奕凡(以下简称“小包”)的勇气。包太太怀疑安迪的是个不正经的女孩,暗地里调查安迪,有一次不跟安迪打招呼就闯到安迪正在应酬的饭店里,看安迪是不是在勾搭男人,搞得安迪很下不来台。

安迪给包奕凡打电话说了经过,小包态度很诚恳,明确承认了:是我妈妈做的不对,她压根就不该打扰你工作,但是她没别的意思,怕有别的男人跟你献殷勤而已,我替我妈跟你道歉,好不好?看在我的面子上谅解她可以吗?


随后,包奕凡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将自己母亲一顿数落:“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打听安迪的隐私,凭什么让安迪跟你道歉,这事打一开始就是你不对”……“我和安迪是一回事,我和您是一回事,这两件事不能交叉。”


包太太说:“我不是为难你,我是怕人家骗你,我不能袖手旁观。”


小包说:“安迪是不是正经姑娘,这事儿会水落石出的,在这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您帮忙不要见安迪好不好?”


包太太说:“我是你妈吧,我是长辈吧,懂事的女孩子都会理解你啊!”


小包说:“您还真自以为是啊,是我追求的安迪,您不就担心您那点家产吗?行,我不要了,这个公司我不管了行不行?我告诉你,妈,安迪是干干净净的女孩,我跟安迪在一起纯粹为的是感情。”


包太太说:“她跟你讲感情,就应该尊重我,对吧?”


小包说:“哎呦妈,你让人家尊重你,你尊重人家了吗?一口一个狐狸精的。再说,安迪的思维逻辑都是西式的,人家愿意搭理你跟你说句话,不愿意搭理你一句话都不跟你说,怎么着?还有,安迪,我以后一定会娶回家门的,你自己想想,以后她成了你儿媳妇,怎么相处?”


包太太拿出杀手锏(这是很多婆婆惯用的词):“你支持她,扔掉你老妈?”

小包说:“我扔掉谁啊,您是物件啊?我都跟您说了,大不了您儿子辛苦点,两边跑,谁都不冷落,可您二位呢谁都不依不饶的,我能怎么的?”


包太太很生气,挂了电话,口里嘟囔,完了,完了,我儿子彻底让那个狐狸精给祸害了,我不能就这样离开,离开了不就让那个狐狸精大获全胜了吗。


后来,经过一夜的考虑,包太太主动找安迪去道歉,见面后,包太太说:“安迪,我儿子现在很为难,我想呢,还是我主动上门,跟你来解释误会,免得我儿子夹在中间影响工作和休息,这样吧,我请你吃饭。我们俩坐下来好好谈谈。我儿子怪我,我今天要是不道歉,我心里不踏实。” 于是安迪和包太太在车上展开了一番深入的谈话。

 

纵观整个事情经过,明显是包太太不对,但是能像小包这样,敢于不惜惹怒妈妈而指出她的不对的做法,很难得。包太太虽然开始做的很过分,但第二天还能主动去找安迪道歉,也算是挺有风范了。相信这一番事件后,包太太以后再做类似的事情,就会三思而后行了。

 

所以说,如果是能被父母搅黄的婚姻,也都有着婚姻本身的问题。为人子女者,要勇敢拒绝父母的干涉,拒绝不是不孝,维护自己的夫妻关系才是重中之重。为人父母者,切勿打着爱的名义,实施不尊重他人的行为,给子女空间和自由,是对子女最大的爱。

婚姻律师离婚纠纷涉外离婚析产纠纷家族传承情感导师离婚案例新婚姻法关于百恩

北京百恩律师事务所
Beijing baien law office
事务所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A-2
邮编 :100044
总机:010-62327888
Copyright 2005-2010 gaodugj.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3003380号